尤肖虎表示

2019-06-15 18:50

尤肖虎认为,要改变目前的状况,首先需要在政策体制上有所调整。比如,现在横向科研项目就是服务社会的,但如果用纵向课题的管理方法,而不是按照公司的管理方法,实际上是忽略了商业活动和规律。“科研人员很难在这样的环境里发挥出自己的本事”。

“我们成果转化的收益率70%都给到了科研人员手里。”易中懿说,早在国家政策要求科技成果转化收益率的30%归属科研人员时,江苏农科院就大胆地走在了国家政策的前面。“让科研人员多得一点实惠,他们的干劲儿就更足。”

为了让科研人员不再为“五斗米”发愁,江苏省农业科学院想出了一个大胆的点子。

“科研工作不可能和其他社会的生活脱节,让科研人员无欲无求是没有道理的。”在俞小莉看来,让科研人员安居乐业是创新时代一个非常实际的问题。

此外,所在单位的认可程度也是限制创新能力发挥的一大壁垒:在高校里,横向项目是与评职称无关的。尤肖虎表示,即便科研人员为企业解决了很多实际问题,他们也很难在单位中获得太高的认可。“因为这些成果和贡献,与现行评价管理体系是不相符的”。

以高校为例。教学、科研、服务社会是大学的三大职能。“其中,教学科研是必须完成的,但服务社会不是必须完成的。”尤肖虎指出,如果服务社会做不好的话,科研人员的一些成果就很难和社会发展有机结合起来,导致的结果是科研人员和社会发展需求相互脱节。

尤肖虎希望,科协能在未来的评价体系和科研导向改革中提出更多的建议,并充分发挥转移政府职能的作用。“只有把大家的热情调动起来,科研人员才能在服务社会方面激发更多的活力”。

去年,国家出台了《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法》,然而,科研人员的积极性似乎并没有被充分调动起来。很多人觉得,“尽管辛辛苦苦忙活了好几年,但最后分给科研人员的那杯羹实在是少了点”。

目前,江苏农科院的成果转化收益常年保持在4000万元左右,2015年更是达到了9000万元。“‘十三五’收官时,我们要达到一个亿。”然而,让易中懿有些无奈的是,即便是江苏农科院已经成为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,但目前有些地方还是不敢跟着往前走,“他们认为给科研人员这么多是违规的”。